李江莲
高级研究员  陈四海
高级研究员  石教龙
高级研究员  阎实
高级研究员  陈朝
高级研究员  王玉玺
高级研究员  任尚麟
高级研究员  王书伟
高级研究员  刘卫衡
高级研究员  廖建新
高级研究员  武光良
高级研究员  叶苗
高级研究员  范宣波
高级研究员  单志军
高级研究员  杜铭
高级研究员  王红军
高级研究员  王剑元
高级研究员   徐贵勇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政治局新年第一次集体学习 太意味深长

  (一)

  第一次, 总是人生中的大事。

  政治家的新年第一次,也总有着丰富的政治内涵。

  2019年,政治局的第一次集体学习,去了一个特别的地方——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

  算起来,这也是十八大后,政治局第二次外出调研学习:

  第一次是2013年9月30日,选在中关村,调研科技创新;

  第二次就是2019年1月25日,选择人民日报,调研媒体融合发展。

  新年第一次的集体学习,十八大后第二次外出调研学习,用新华社的报道说,“这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把‘课堂’设在了媒体融合发展的第一线,采取调研、讲解、讨论相结合的形式进行”,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央对这项工作的重视。

  笔杆子的重要性,确实非同一般。

  但笔杆子的工作,现在也遇到了新的挑战。

  (二)

  最近几年,对很多媒体和媒体人来说,可能是最焦虑的时候。

  几乎每个月,都有报刊减版甚至关门的消息传来。

  怎么办?

  根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非同寻常的集体学习时,最高领导人说了这样一段话:

  全媒体不断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导致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新的挑战。

  全媒体,一系列的全:

  全程媒体、

  全息媒体、

  全员媒体、

  全效媒体……

  带来的是至少三个方面的深刻变化:

  舆论生态、

  媒体格局、

  传播方式……

  时代确实大不一样了。

  记得20年前到北京工作,当时坐地铁,大家会习惯性地买一份报纸;但现在,地铁里有一个看报的,估计都成新闻了。

  人们获取新闻从哪里来?

  一些人可能还习惯于看报听收音机,但对很多人来说,他们的新闻,都来自于手机,来自微博微信等新媒体端。

  即使电视,也强势不再。

  在很多人家,客厅里一般都摆设着电视机,哪怕再大的电视机,围坐在沙发上的一家人,往往看得最多的还是手机,以至于有时候电视剧播到哪儿了,很多人往往不知道了。

  这就是时代潮流,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随着5G时代的到来,这种趋势演变将更加迅猛。

  但坦率地说,与人们阅读习惯迅速改变相比,大多数媒体的转型显然落后了。

  最高领导人看在眼里。

  他曾经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指出,“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宣传报道的触角就要伸向哪里,宣传思想工作的着力点和落脚点就要放在哪里。”

  他曾对宣传干部说:“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基本不看主流媒体,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

  他强调,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

  过去一年,一个又一个热点出来,但无论是疫苗事件,还是权健传销,让人略感痛心的是,都是自媒体首先发起,并形成热点,主流媒体虽然也随后跟进,但多少显得很被动,也让不少媒体人沮丧。

  所以,在这次集体学习中,最高领导人还有这样一句话:

  主流媒体要及时提供更多真实客观、观点鲜明的信息内容,掌握舆论场主动权和主导权。

  请注意关键词:

  及时提供,

  更多,

  真实客观,

  观点鲜明……

  只有这样,才能掌握舆论场主动权和主导权。

  不守正创新,总是前怕狼后怕虎,没有一点勇于斗争善于斗争的精神,那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丧失舆论场主动权和主导权。

  这段话,一针见血,听来真是振聋发聩!

  (三)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

  挑战中,总是蕴含着新的机遇。

  在这次集体学习中,还看到了一个词:新型主流媒体。

  什么是新型主流媒体?

  最高领导人的原话是:

  要坚持一体化发展方向,通过流程优化、平台再造,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催化融合质变,放大一体效能,打造一批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这就涉及整个媒体架构的重整,最终催生出强大的影响力和竞争力。

  请注意,这种影响力和竞争力,必须完全是靠融合发展打拼出来的。

  改革也是一场革命,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但只有痛下决心,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才是真正的新型主流媒体。

  在这次集体学习中,最高领导人还说了这样几句话:

  要坚持移动优先策略,让主流媒体借助移动传播,牢牢占据舆论引导、思想引领、文化传承、服务人民的传播制高点。

  请注意,移动优先,移动优先,移动优先!

  这是时代潮流,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要探索将人工智能运用在新闻采集、生产、分发、接收、反馈中,全面提高舆论引导能力。

  请注意,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人工智能!

  技术正在促使媒体发生深刻变革,世界第一个“AI合成主播”也已经在新华社上岗。

  要统筹处理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主流媒体和商业平台、大众化媒体和专业性媒体的关系,形成资源集约、结构合理、差异发展、协同高效的全媒体传播体系。

  四大关系,至关重要。

  用一些朋友的话说,融合发展不是谁吃掉谁,也不是一哄而上搞大工程,而是各自找到自己的定位、特色,大而全可以,小而精也不错。

  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从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加大对媒体融合发展的支持力度。各级宣传管理部门要改革创新管理机制,配套落实政策措施,推动媒体融合朝着正确方向发展。

  这不单是媒体的事,也是政府关心的事。

  各级政府要支持,要有配套政策,要投入资源。

  这对传统媒体来说,真的是一个历史性机遇。

  当然,这么好的政策,还有资金人才的配套,如果还不思进取,不积极转型融合发展,那真就是死路一条了。

  必须看到,媒体融合发展,不是一两个媒体生死存亡的事情,而是国之大事。

  在不久前的那场省部级研讨班上,最高领导人提到了几大风险,打头的是政治、意识形态风险,重点则是两个:网络和青年。

  这不是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只是有幸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看一些国家最近的动荡,问题基本都出在这两个方面。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

  这是深沉的忧患意识!

  所以,除了对融合发展提出要求外,在这次集体学习时,最高领导人还说了这样一句话:各级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不断提高治国理政能力和水平。

  治国理政,到底有没有几把刷子,也看你们与媒体打交道的能力。

  各级领导干部,你们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