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新年第一次集体学习 太意味深长

  (一)

  第一次, 总是人生中的大事。

  政治家的新年第一次,也总有着丰富的政治内涵。

  2019年,政治局的第一次集体学习,去了一个特别的地方——位于北京朝阳区的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楼。

  算起来,这也是十八大后,政治局第二次外出调研学习:

  第一次是2013年9月30日,选在中关村,调研科技创新;

  第二次就是2019年1月25日,选择人民日报,调研媒体融合发展。

  新年第一次的集体学习,十八大后第二次外出调研学习,用新华社的报道说,“这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把‘课堂’设在了媒体融合发展的第一线,采取调研、讲解、讨论相结合的形式进行”,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央对这项工作的重视。

  笔杆子的重要性,确实非同一般。

  但笔杆子的工作,现在也遇到了新的挑战。

  (二)

  最近几年,对很多媒体和媒体人来说,可能是最焦虑的时候。

  几乎每个月,都有报刊减版甚至关门的消息传来。

  怎么办?

  根据新华社报道,在这次非同寻常的集体学习时,最高领导人说了这样一段话:

  全媒体不断发展,出现了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信息无处不在、无所不及、无人不用,导致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深刻变化,新闻舆论工作面临新的挑战。

  全媒体,一系列的全:

  全程媒体、

  全息媒体、

  全员媒体、

  全效媒体……

  带来的是至少三个方面的深刻变化:

  舆论生态、

  媒体格局、

  传播方式……

  时代确实大不一样了。

  记得20年前到北京工作,当时坐地铁,大家会习惯性地买一份报纸;但现在,地铁里有一个看报的,估计都成新闻了。

  人们获取新闻从哪里来?

  一些人可能还习惯于看报听收音机,但对很多人来说,他们的新闻,都来自于手机,来自微博微信等新媒体端。

  即使电视,也强势不再。

  在很多人家,客厅里一般都摆设着电视机,哪怕再大的电视机,围坐在沙发上的一家人,往往看得最多的还是手机,以至于有时候电视剧播到哪儿了,很多人往往不知道了。

  这就是时代潮流,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随着5G时代的到来,这种趋势演变将更加迅猛。

  但坦率地说,与人们阅读习惯迅速改变相比,大多数媒体的转型显然落后了。

  最高领导人看在眼里。

  他曾经在视察解放军报社时指出,“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宣传报道的触角就要伸向哪里,宣传思想工作的着力点和落脚点就要放在哪里。”

  他曾对宣传干部说:“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基本不看主流媒体,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

  他强调,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

  过去一年,一个又一个热点出来,但无论是疫苗事件,还是权健传销,让人略感痛心的是,都是自媒体首先发起,并形成热点,主流媒体虽然也随后跟进,但多少显得很被动,也让不少媒体人沮丧。

  所以,在这次集体学习中,最高领导人还有这样一句话:

  主流媒体要及时提供更多真实客观、观点鲜明的信息内容,掌握舆论场主动权和主导权。

  请注意关键词:

  及时提供,

  更多,

  真实客观,

  观点鲜明……

  只有这样,才能掌握舆论场主动权和主导权。

  不守正创新,总是前怕狼后怕虎,没有一点勇于斗争善于斗争的精神,那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丧失舆论场主动权和主导权。

  这段话,一针见血,听来真是振聋发聩!

  (三)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

  挑战中,总是蕴含着新的机遇。

  在这次集体学习中,还看到了一个词:新型主流媒体。

  什么是新型主流媒体?

  最高领导人的原话是:

  要坚持一体化发展方向,通过流程优化、平台再造,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催化融合质变,放大一体效能,打造一批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这就涉及整个媒体架构的重整,最终催生出强大的影响力和竞争力。

  请注意,这种影响力和竞争力,必须完全是靠融合发展打拼出来的。

  改革也是一场革命,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但只有痛下决心,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才是真正的新型主流媒体。

  在这次集体学习中,最高领导人还说了这样几句话:

  要坚持移动优先策略,让主流媒体借助移动传播,牢牢占据舆论引导、思想引领、文化传承、服务人民的传播制高点。

  请注意,移动优先,移动优先,移动优先!

  这是时代潮流,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要探索将人工智能运用在新闻采集、生产、分发、接收、反馈中,全面提高舆论引导能力。

  请注意,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人工智能!

  技术正在促使媒体发生深刻变革,世界第一个“AI合成主播”也已经在新华社上岗。

  要统筹处理好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主流媒体和商业平台、大众化媒体和专业性媒体的关系,形成资源集约、结构合理、差异发展、协同高效的全媒体传播体系。

  四大关系,至关重要。

  用一些朋友的话说,融合发展不是谁吃掉谁,也不是一哄而上搞大工程,而是各自找到自己的定位、特色,大而全可以,小而精也不错。

  各级党委和政府要从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加大对媒体融合发展的支持力度。各级宣传管理部门要改革创新管理机制,配套落实政策措施,推动媒体融合朝着正确方向发展。

  这不单是媒体的事,也是政府关心的事。

  各级政府要支持,要有配套政策,要投入资源。

  这对传统媒体来说,真的是一个历史性机遇。

  当然,这么好的政策,还有资金人才的配套,如果还不思进取,不积极转型融合发展,那真就是死路一条了。

  必须看到,媒体融合发展,不是一两个媒体生死存亡的事情,而是国之大事。

  在不久前的那场省部级研讨班上,最高领导人提到了几大风险,打头的是政治、意识形态风险,重点则是两个:网络和青年。

  这不是一个和平的年代,我们只是有幸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看一些国家最近的动荡,问题基本都出在这两个方面。

  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

  这是深沉的忧患意识!

  所以,除了对融合发展提出要求外,在这次集体学习时,最高领导人还说了这样一句话:各级领导干部要增强同媒体打交道的能力,不断提高治国理政能力和水平。

  治国理政,到底有没有几把刷子,也看你们与媒体打交道的能力。

  各级领导干部,你们听到了吗?